【英レオ】你要去斯卡布罗集市吗

*(一个不让人好过的)生贺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ooc大概
*依旧是lof和微博同步
*角色死亡注意

可以接受?

↓↓↓




百合花瓣飘在半空,木门发出沉重的声响向两边开启。门外是无限春光明媚,将来人的轮廓描上一圈神圣金边。
 
他就这样逆着光来到了他面前。淡金色的发丝和丝绒般的花瓣相织相缠,睫毛在脸上打下一片蝶翼的阴影。
 
 

卡萨布兰卡,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指尖抚上管风琴的琴键,金色的铜管震荡出厚重的音色。他勾了嘴角。琴凳与地面间摩擦出刺耳噪声,狂想曲跃动于指尖之上,轻哼出声又分明是那人在他身后唱出的音符。
 
 

音乐在高昂时戛然而止。随之是一张压抑着的张狂笑靥。
 
 

***
 
“月永君,我们谈恋爱吧。”天祥院英智依旧是这么一副标志性的微笑。
 
“如果你能用芜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给我做一件衬衫的话。”他头也不抬,专心于眼下的五线谱。
 
 
天祥院英智垂手拿走了月永レオ手里的笔,捧住他的头,直直看向翡翠色的眼瞳。
 
“这意思就是说,要是我做出来了,我就能亲你吗。”
 
“那就要有附加条件了。我要你用皮做的镰刀收割长在咸水和海岸间的庄稼,再把他们放在石楠丛里。”他没好气的把自己的头抽出来,抢回了笔。
 
“哈哈哈,这可真是强人所难。”
 
***
 

 

月永レオ坐着,胳膊架着黑白的琴键撑着脸望着棺材里的人。教堂的门不知被谁关上了,空旷的圆厅少了管风琴庄重回音,配上一排排黑棕色长椅更添寂静悲凉气氛。
 
 
午后阳光穿过穹顶的五彩玻璃,将棺材里的人笼罩在柔和的微光里。光圈外面是月永レオ。
 
 
——愚蠢的国王走不出这黑暗一隅,而道出真相的孩子沐浴在光芒四射中便不曾回头。
 

 
***

目光所及满是他的背影。白色的队服在半空划出优美弧线,浅金色的发甩出汗珠,在聚光灯下折射出点点虹光。

台下人声鼎沸。裁决的断头台上的斩刀已高高悬在头上。

国王掉下棋盘,摔得粉碎。

***

 

他起身,背着手,沿着明暗的边缘唱歌。声音随着步伐一颠一颠的晃。

从前在学校里的时候,天祥院也是这样,跟着他画下的曲谱一路唱过来。一个在前面忘乎所以的写,一个明眸低垂录下旧时光的回忆。然后月永レオ会跳起来埋怨天祥院英智扰乱了他的思绪,再在那人笑眯眯的脸上用油性笔画上一个乌龟。
 
 

***
  
他们最后一次相见是在医院。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铺,白色的百合花和金色的他。
 
天祥院英智最后问了一个问题:“在那之后,人会去哪里呢?”
 
月永レオ将视线从窗外转回床上的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一开始是想嘲笑对面这位伟大皇帝居然也同普通人一样害怕死亡,而从那双眼睛中却找不到任何动荡情绪,依然平静如蓝天,清澈如海面。
 
 
“再见,月永君。”
 
在他开门前英智说。
 
“我会等你。”

***
 
 

 
从斜阳下的银白遍地到穿透云层的第一缕晨曦,他又一次站在他面前,怀抱着一捧百合花。

风起,带着白色的花瓣。阳光下他再次看到那个背影。这一次,没有晃眼的聚光灯,没有令人窒息的荧光,也没有一边倒的棋盘。天祥院英智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他扔下那捧香水百合,抬脚跨过草地上一簇簇芜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奔向光的另一边。

花瓣划过坟茔,遮住了上面刻着的另一半文字。
















END





*香水百合,别名卡萨布兰卡,花语很多,这里想要表达的是伟大的爱;回忆

*leo那个一大长串的条件出自英国民歌斯卡布罗集市
    歌词里芜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分别代表爱情的甜蜜,力量,忠诚和勇气。(摘自百度百科)

*看到奈次封面之后挖下的坑,拖了很久到现在才结束,有小天使知道怎么治拖延症吗(你

*不足之处欢迎指出(ㅅ´ ˘ `)♡

评论
热度(18)

© 竹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