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游戏

*半年前就想写,本想作为开播贺,结果一直拖到现在

*太中,夹带敦芥私货

*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双黑

*可能……不对,绝对OOC

*可以接受?

请下拉↓↓↓

 

 

 


 

 

中也,来玩游戏吧。

 



他从屏幕前抬起头,看到那个头上缠满绷带的人用完好的右手举起一盒光碟。十五六岁的少年心性自然是抵挡不住这两个字所带来的诱惑,中原中也接过那个盒子,上下翻了翻。盒子外壳一片漆黑,是光盘盒子特有的磨砂质感。他掐住两边的开口向下用力,从中拿出光盘,一个普通的银白色的光盘,在吊灯下反着光。然后他把视线从光盘上移开落到一旁的少年身上。

 

“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他说。太宰治从中原中也把光盘盒子接过去开始就一直盯着他看了,脸上还挂着意味不明的笑,联系他之前各式各样的恶作剧,实在不能不让人生疑。

 

“真让人伤心。”听了这话,太宰不高兴起来,鼓起那张好看的面皮对着中原抱怨,“这盒东西我都还没动过,今天刚刚拿到我就忍痛割爱让给中也。没想到你居然这样想我。”

 

哪次你不是拿我来开刀,说着让给我,鬼知道你想干什么。他这样腹诽着,把手上的光盘转了个圈,放到电脑的卡槽里。机器发出嘶嘶的读盘声示意其的工作正常。鼠标点开游戏图标后,在等待初次加载的时间里中也问他:“这什么游戏。”“哦哦,你想知道吗?这个是最近很流行的攻略游戏哦,是技术部的人以我为原型做的哦。”“啊是吗。”“中也你要对游戏世界充满敬意哦。游戏可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啊,加载好了,鼠标点这里……好了。”

 

音响里传出游戏音效,屏幕上放着操作方法,过后便是正式的游戏界面。中原中也原想着早点结束,可是看到攻略人物的那一瞬间,他感觉不太好。“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他的手因为愤怒颤抖着,声音也压低了而变得有些奇怪。然后太宰治一脸纯真的看着他,嘴里吐出来的话在他听来震耳欲聋:“我不是在说了吗,以我为原型啊。”“所以……”“是啊,纠结着选项来攻略我的少女中也这个剧情也不错不是吗噗咳……”

 

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中原中也回到电脑面前。后面太宰治揉着脸趴在椅子的靠背上看着他的光标移来移去。但是这个人当然不会这么安静,过了不久,他便过来抢中原手里的鼠标,一边操作着一边还不忘说上两句。

 

“中也这边不应该选择B吗。”“我之前就看你这个操作不爽了,有哪个女孩子会给自己暗恋的男生送井绳啊。”“中也你,不会是情商有问题吧……”

 

中原中也从太宰治手中拿过鼠标,另一手把他为了方便操作而放在自己肩上的胳膊拍掉,起身,抬手,鼠标准确的击中太宰治那个毛茸茸的头。在离开前他撂下一句话。

 

“好好享受攻略你自己的快乐吧青花鱼混蛋!”

 

 

    ***

    

 

他绝对没想到太宰会离开黑手党。

 

在他因为车底炸弹的爆炸而出院后不久,他翻出了那个小小的黑色盒子,点开图标。他发现整个游戏的剧情过程原来有这么长,就好像把他们前十几年的人生按一定比例压缩进了这一个小小的光盘里。一个星期,他通关了。时间不像他想的需要那么长,因为不管选择什么选项最后的结局都是那个“太宰治”和“主角”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就像那些烂俗的童话故事那样,幸福快乐。

 

真是天大的笑话,太宰治会幸福快乐地生活。

 

 

***

 

 

再次遇见太宰治的时候是在黑手党的囚禁室,其实说遇见也不太准确,是中原中也先去找的他。接着中原做出了那个足以让他后悔一辈子的举动。在那个穿风衣的男人狂笑不止的期间,他转身甩起那件黑色的外套以求尽早离开,然而在他踏出最后一步之前,他听到太宰治问他。

 

“那个游戏,你还留着吗?”

 

他稳了稳步子,留下一个似点头非摇头的背影,然后从太宰的视野中消失。

 

 

 

 

很快他又和太宰治相遇了,这次是出于上头的命令。他们作为双黑,“原·搭档”,共同对抗组合的异能力者。

 

尽管在旁人看来他们甚至比多年前更加默契,好像分开的这几年带给他们的不是解脱而是由于双方的执念让他们更加强大。他们是两个人,又不似两人。那么他们如同一人吗?不,并不是这样。如何解释他们两人呢,恐怕直到世界尽头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中也原以为太宰这次会好好把自己拖回去,可惜他没有。

 

    

 

 

和组合一战结束后,他有在执行任务中时见到过太宰治几次。他脸上挂着笑,不像是从前那个虚假的笑,但不是怎样多灿烂的笑。笑容在他脸上就好像是地藏菩萨的面具附身在了他身上,摘不下来也忽略不掉。白虎少年跟在他身后,一脸苦恼地捧着写有任务的单子。再后来黑手党这边不太平了,起因不是什么内外的暴乱或者什么货物被截断,是那边的那个白虎。

 

他中原中也就这么看着太宰的学生,在他离开之后又由他自己接手的黑手党的狂犬被对面傻兮兮的人虎拐跑了。中岛敦这小子人不错,虽然是傻了点,容易被欺负了一点。想到这里时中原被自己吓了一跳,像个嫁女儿的老妈妈。

 

忘了是哪一天,反正他记得那天天气不错,太宰治约他出来干架,打到一半太宰治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肚子叫停手。他也就一手拉着外套看着太宰在地上躺着哼哼,哼哼了一会儿他从地上站起来,突然间就跟他说:

 

中也,来交往吧。

 

语调仍旧是多年前那个手持黑色光盘盒的少年人。

 

港口的海风一如既往地吹,吹起他卡其色的长风衣,吹散他帽檐下海面斜阳般的刘海。海鸥飞过两人之间的空隙,白色的倒影映在他海蓝的眼中。

 

海面被鸟儿的翅膀激起一片涟漪,片刻过后再次现出碧蓝的天,留下海鸟清澈婉啭的鸣叫。

 

 

***

 

 

火光,满目的火光。能想起来的只有火光。但火光的中间应该有一个人。他是谁,他现在在哪里。可能是潜意识里拒绝思考,火光里窜出缠绕的白色光圈,刺穿他的眼瞳直直冲击到神经,又在尽头分成一股一股,生生占领他的感官,引起一阵恼人的疼痛。

 

打开电脑,点击图标一系列举动流畅得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可他的记忆中确实毫无任何有关这个动作的任何相关的人或事。点击两次,选择B,按S跳过,选C……

    

他忘记了什么不该忘记的东西。

 

比如那个光圈本不该是晃眼的白色。

 

***

 

 

突然之间他被人从背后抱住,黑色的印记消退的同时眼瞳中照出了倒影。因为身高的优势他的影子能把中原中也很好的遮住。中也抬头看去,阴影中他能看到的只有那双黑棕色的双瞳内的流光闪烁不清。背后响起连续的爆炸声,热浪中他感到身后的人放开了手往他身后一推,被气流冲出一段距离后他向燃烧的建筑物跑去却被下一波冲击挡在外面。他的喊声被爆炸声和建筑内的翻倒声盖过,长时间的尘土翻飞火星交错之后呈现在中也面前的只有通红的低层仓库。火舌从看似窗户的方形孔洞中钻出,火焰将黑夜的天幕照得如白昼般明亮。

 

这里是一处郊区的废旧工厂,燃烧的是工厂的仓库。中原中也就站在这个燃烧的仓库门口,身后有着上膛的声音。他转身,抬腿将那人的脑袋折断,随即以不同于常人的速度冲向旁边的持枪者,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便被人用手刺穿了身体。中也踩住他的躯体把手从中拔出,头一撇躲过一道刀锋,之后反手打在袭击者的脖颈。被团团围住的中也已然发动了污浊,手一挥便带起一旁堆放的建筑器材一同朝包围圈砸去。

 

突然间一道气流冲破沙尘,白虎压制住的人即将暴走,在那前一秒,黑色的罗生门化为茧将其裹住。

 

“中原先生!”他依稀听到人声。

 

“都已经结束了!”




 

‘敌人已经被消灭了。休息吧,中也。’

 




混蛋,太宰……

 

 

***

 

 

海风一如既往,吹散他如同夕阳的发。他盯着远方的白鸥,指间的烟自点燃后便一直烧着,明明灭灭的火星此时已经快烧到了手指尖。他站起身戴上礼帽,然后纵身一跃。黑色的风衣随着他的动作划出一道弧线又落在港口的木板上。那顶黑色的礼帽飘在海面上,周围泛着波纹,与当天的海鸟如出一辙。

 

冰冷的海水充斥他的呼吸道,半醒之间他感觉一只手抚上他的头,修长的手指与发丝纠缠在一起,似天鹅临终的共舞。

 

 

 

他睁开海蓝的眼,被海水刺激的双眼被雾蒙住,透过这层雾气,他看到手的主人。

 

    

    

中也,走吧。

 



一如那个手拿光盘的少年,一如那句港口的告白。

 

 

***

    

 

弯腰放下花束,敦直起身看着旁边的人。“这样真的好吗?”

 

“已经够了,他们是以最幸福的姿态死去的。”芥川这么回答他,他现在已经不再一身黑衣,“走了,他们还等着呢。”

 







 

END

 

 

 

 

 

感谢您的阅读ヽ(✿゚▽゚)ノ

 

从下面开始就是我的废话和部分解释了(其实不看也可以因为解释就这一点废话占了大多数,而且就我这语言表达能力就算不需要解释看官们也能理解orz

 

当初提出这篇的设想的时候的时候就被亲友们一顿骂(委屈

之前开头也说了这篇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篇双黑,结果第一篇居然是这样一个说不上好也不说不上坏的结局。实际上这篇的起源是因为那天和亲友的脑洞:如果文野的各位变成乙女游戏的攻略对象会怎么样呢?“古典!现代!异能!恋爱!历史的大文豪们与你相约!”原本开开心心的开着脑洞结果下一秒就变成了欺负游戏女主接着又变成了“如果让中也当女主”接下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地玩弄着宰的剧情到了最后我的be脑发作就出来了这篇东西。真的被亲友一顿骂(委屈(二回目

其实全篇的背景设定是武侦和港黑携手干掉组合后过了一段安稳日子,之后又来了一个敌对组织,接着宰为了保护中也挂了。在战*争期间武侦的人和港黑的人也挂了不少,尤其是港黑。←就是这种设定成为我被骂的另一个原因(委屈(三回目

接下来说说我心目中的双黑,也就是太中

其实我一直认为对于太宰和中也来说,最适合他们的生活不是两个人一起活下去,而是一起以最好的方式死去,去另一个世界重逢。因为他们经历的实在太多,要走在一起真的太不容易。看了很多原作向的衍生我更加这样觉得,他们两人的相处模式实在不像是要好好谈恋爱的人。但我也觉得,太宰治没有中原中也就不是太宰治,同样没有太宰治的中原中也也不是中原中也。就像文中的中也说的那样“太宰治不会幸福快乐”,因为没有对头的太宰是不完美的——因为他太过完美——无论是可以消除一切异能的异能,还是他那张脸,又或者是撩妹技术,都太过完美。而中原中也因为自身能力的原因不能没有这个“可以消除一切异能的异能”,没有太宰的中也就是残缺品。

但是因为我实在是,太过心疼中也,宰这个死男人扔下老婆孩子不管还去外面祸害人间。揍死他!中也上!揍他,往死里揍!(←完全已经不过脑了

文中中也第二次暴走被压制下来其实不是因为虎敦儿怎么怎么样或者罗生门进化成了罗生大门(wait),相信看官们也都看出来了是因为芥那句话和宰那句的重叠。然后因为是强制性压制的暴走所以失忆了(超级不负责任啊这个解释)

 

再说一下敦芥吧

相处模式别提了,不愧是新双黑。但是两个人一个贫民窟出身一个孤儿院出身的小文盲(咳),再加上小时候这两个人太缺爱了,真的太缺爱了,所以希望能让他们好好感受一下爱和被爱,好好过完剩下的人生。

结尾真的不是要跟着宰和中也去了哦真的不是哦。是武侦的人还有港黑的人哦。就算是也只会是芥一个人不过和对面那个傻兮兮的老虎呆久了也不会这么执念着宰了,就算还执念敦也会拉回来的。(不过脑的坚信着

关于结尾芥的那段话,原本没有那么短。草稿:“他以他最幸福的姿态死去,而他用他最渴望的方式追随着他。”←当初想的是宰保护了中也然后挂了,接下来中也是通过“入水”的方式跟着挂了。但是感觉这么一长串放在这里有点突兀,所以改掉了。(这个人改的时候超级不舍得

 

对于以上的两段话是因为亲友看了结局预设后问我你是不是喜欢敦芥比太中多一点。当时我就是这么回答的,想着好好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于是贴了上来并进行了一些补充。

 

目前为止的双黑或者敦芥我都是只停留于开脑洞,开完爽完就跑路完全不负责任。这篇初期的时候其实真的是只有开头和结尾,还有中间的几段自己觉得比较帅气比较意味不明的几段而已。脑洞一时爽,衔接要人命。期间也遭遇了很多瓶颈,很感谢霜栀 @空想又在假摔啦 的支持,一直陪着我,听我发牢骚还赶着我写文,可以说没有她就没有这篇文。感谢比我还用心的霜栀谢谢!(抱住大腿

 

其实刚刚开始下笔的时候我一直很忐忑,一直在想自己能不能把自己的这些想法传达出来呢,如果传达到了就是我最大的荣幸。

 

    

再次感谢您的阅读。(鞠躬

不求小红心小蓝手只请看官们拿评论砸我谢谢!不足之处我会改进的!(鞠躬

评论(7)
热度(33)

© 竹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