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仏英】Rye

*与三次元一切无关

*看完《麦田里的守望者》后的脑洞(其实标题就是出自原标题

*因为是看完后所以文风不太正常(你有正常的一天吗

*cp仏英

*女版出没注意

*如有错字请谅解(捂脸

*私设眉毛毛遇到法叔才会加上傲娇buff(因为写到后面发现眉毛ooc了(捂脸

*人称换的我快精分了(bu

*虽然阿尔看上去戏份很足但请一定坚持到最后,糖大把大把的撒(并不大把

*明明是仏英结果法叔这么晚才……但是后面糖分很足不是吗www

*一切ok?

 

 

 

 

↓↓↓

 

 

 

 

 

“唔,那个混蛋费朗西斯……”亚瑟把手中掺酒的苏打水一口仰尽随意扔在吧台上。因为摄入了酒精而一时头脑发热,再加上被费朗西斯放鸽子的不爽,导致亚瑟现在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黑气压。舞池里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在眼前晃来晃去,使得原本就不太清楚的头脑越发胀痛。亚瑟抬起手,将额前的碎发撩于脑后。疏忽了一段时间的头发已经快到了耳垂,这不禁让亚瑟回忆起当年的羞耻记忆。

 

吧台旁的钢琴师留着一头齐肩金发,但亚瑟知道那不是费朗西斯,绝不可能是他。说不定又在哪里和女人搂搂抱抱吧,朝调酒师要了一杯冰啤,看着吧内闪烁的彩灯,亚瑟这样想。

 

 

 

 

“哦,这不是亚瑟吗,好久不见!”“是的好久不见了,老琼斯。”亚瑟正了正身,举起手中泛着琉璃色的酒杯,“怎样,乐意吗?”“当然,”阿尔弗雷德·F·琼斯坐下后,要了一杯鸡尾酒,“你是被哪位小妞甩了吗,一个人在这儿喝闷酒。”“噢,当然不是,你应该知道我不是那么放荡的人。”亚瑟笑笑。阿尔弗雷德是国/联大学的大三学生,是当年亚瑟接待的学弟,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但为人处事却不像他的外表那样斯文,总是一种自来熟的样子,在大学时给亚瑟添了不少麻烦。

 

还好已经毕业了,亚瑟抿了一口酒。“哦,不好!”是的,阿尔总是这样大惊小怪,“我和珍妮弗约好八点在中央公园见面。现在已经七点半了!”他拿起他的外套,准备往外走。“就祝你不至于在圣诞节和女朋友分手。”“说什么呢,珍妮可不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气。你真该见见她,她是多么一个好女孩。”门上挂着的圣诞装饰随着门被开启的动作一晃一晃,绿色花圈中间的铃铛轻轻响着。

 

那些斯文败类总是这样,和你约好却匆匆离去。你可以看得出他们是多爱面子的人,爱面子爱到不要命。他们可以仅仅为了让别人不认为自己是妻管严而说出这种违心的话,实际上他们已经不知道在心里骂了那些女人多少次了。你可以跟踪他们试试,我保证你会看到他们被女朋友骂成狗的惨样。不过那杯鸡尾酒的颜色不错,蓝到红的渐变色。

 

 

 

 

一曲终了,舞池里聚集的人往四周散开。在亚瑟身边坐下了一个身着蓝色礼服的女孩子。她笑着问:“您好,这位先生。”“晚上好,美丽的小姐。”亚瑟回道,“在圣诞节的前夜,能够遇到像您这样可爱又大气的女孩是我的荣幸。我是亚瑟,亚瑟·柯克兰。不知可否有幸一闻小姐芳名?”用连自己都觉得恶心的语调,微微笑着。但这一招对那些大晚上在酒吧鬼混的女人来说却总是十分受用,对面的女孩也不例外。她红了红脸,掩饰的去拿装在玻璃杯中的苏打水:“罗莎。”“好名字,罗沙小姐,我妹妹也叫这个名字。”亚瑟仍笑着,天知道他现在多想找个女人发泄一下——因为那个婊/子养的波诺奇瓦。“如果不是她还太小,我就把她一起带来了。虽然我不是妹控,但她真的是可爱,特别是她的眼睛。”“小孩子总是会惹人怜爱的,尽管他们时常闯祸。”

 

哦是的,就是这样,愚蠢的年轻小姐。不要再不懂装懂啦。这类人就是这样,拼了命的想要和你谈起话题,就算他们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甚至都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妹妹。不过老罗莎可是真的可爱——我是说我妹妹罗莎——一头金色的耀眼长发,还有雪白的皮肤和漂亮的绿宝石般的眼睛。噢,还有她的那张嘴。如果不是上帝的恩赐,你都搞不懂她为什么这么能说会道,以至于不屑于信仰这种东西的我也不得不信了。说起她的头发,我就一定要说,也许你会觉得我思维太过跳跃,她头发是真的漂亮,不像我总是一头黯淡的茶发,而且柔软的让人想哭,就像冬天从羊身上剪下的毛一样.

 

“很遗憾,罗莎小姐。”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我的妹妹还等着我去送圣诞礼物呢。我先失陪了。”快看那个荡/妇一脸的失落。亚瑟似诡计得逞的笑笑,其实罗莎,哦我是说亚瑟的妹妹,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礼物,她参加了学校的演艺团,估计现在正在哪里上演着罗密欧与朱丽叶呢。当然这只是亚瑟的猜测。我想我应该说过,罗莎虽然看上去十分可爱,但如果不是她想说,你根本无法从她那张嘴里知道什么。她的保密工作简直媲美特/工,可以这么说,就算她晚上要去卖/淫你也会以为她只是去和朋友唱k。

 

 

 

 

店外寒冷的环境让长时间处在温暖中的亚瑟有点发懵。滑开手机,显示的是来自费朗西斯的几十个未接电话。亚瑟拿着手机站在原点,果不其然,手机屏幕再次显示了来电。他盯着看了许久,久到他以为费朗西斯快要挂断电话,按下了那个绿色的接通键。

 

“小亚瑟为什么这么久不接电话,哥哥我好担心啊。小亚瑟你还好吗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来。”“好,我好到不能再好了。”亚瑟冷笑道,作为一个标准的英/国绅士,他自然不能容忍失约的行为。然而对面的法/国男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点,还在朝这里发着连珠炮:“如果是真的就太好了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不接也不发个短信,害得哥哥我还以为亲爱的小亚瑟出什么事了……”“费朗西斯·波诺奇瓦。”亚瑟停下来,“我不认为你有什么理由能让我在该死的大冬天等上你混账的近三个小时。”

 

“等等亚瑟你听我 滴,滴,滴……”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费朗西斯叹了口气:“所以小亚瑟你为什么不能想的浪漫一点呢。”男人面前的红色花海中,几朵烛光在寒风中颤抖。

 

 

 

 

(天知道我有多想在这里打上end)

 

 

 

 

挂了费朗西斯的电话,亚瑟如释重负,深深吸了口气。街道上好像刚下过雪,冰冷的空气随着吸气的动作充斥着胸腔,甚至到了隐隐作痛的地步,却很好的让亚瑟冷静了下来。他快步朝中央公园走去,他是去看戏的,那部由阿尔主演的烂狗血剧,尽管阿尔可能已经坐在哪里一瓶瓶的喝着酒同那些同样被甩了的混账们抱怨女人怎么怎么样。

 

 

 

 

但他很快就后悔了——那个金发的在路上被他骂的狗头的男人抱着一捧玫瑰花,站在满地花海和闪烁的烛光中,笑着看向他这边。好了,他承认他有一瞬间想跑,但在下意识朝前迈出步的时候,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他站到了他面前。然后他说:“混蛋,你把我约出来就是为了来看你跟哪个女人求婚的吗。”他还是在笑,很显然,那笑里没有平日那种玩世不恭。然后他跪了下来,把那捧玫瑰递到他面前。这是,亚瑟才看清最中间的玫瑰中静静地躺着一枚戒指。“怎么,要拿我来练习吗。”他有点慌了,把脸往围巾里缩了缩。

 

接着,他开口了。随着他的嘴一张一合,亚瑟的内心越发跳得厉害,简直像要跳出来一样,被大衣和围巾裹着的身体好像在叫嚣着因心跳加速而沸腾的血液。这几秒对他来说太长了。就像第一次上/床的处/女一样。他这么腹诽着自己,因为他再不想点别的什么他就真的要炸了。他开始想起他最喜欢的红茶,每天早上的和自己做的完全不一样的司康饼。但这些都是出自面前那个人的手。这让亚瑟呼吸困难。

 

费朗西斯好像说了很久,但亚瑟只听到了一句话。他说:“你愿意嫁给我吗,亚瑟。”亚瑟脑中那条纷乱盘旋的线顿时断了。那个男人,费朗西斯·波诺奇瓦是认真的,他听出来了。

 

 

他把脸移到一边,想要寻找逃跑的路线,却发现这里已经被围观的人围的水泄不通。他现在成为被看戏的人了。亚瑟自己并没有察觉到的漂亮的像翡翠一样的绿眼睛已经不知道要把视线放到哪里,他能想象的出来,他的脸现在正呈现着怎样一种糟糕的状态。“笨,笨蛋,快起来啦!这么多,多人看着……”他不敢看向费朗西斯。“诶,不要——小亚瑟不答应我就不起来!”独属于男人的轻浮声线传入亚瑟耳内,让他红的滴血的脸不禁又上了几分温度。

 

“谁会答应了!你以为你求…求婚了我就答应吗!别,别说傻话了你把事情想得太好了你个混蛋法/国佬……”亚瑟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他感觉费朗西斯的视线就像探照灯一样打在脸上,让他浑身不自在。“那哥哥我就当小亚瑟答应了哦,来左手伸出来。”“所以我不是说了我不答应吗…喂,不要随便拉别人的手啊还这么自然!”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突然暴露在冷空气下,无名指还冷不丁被套上一个环。被寒风吹了这么久理应是冰冷的,但亚瑟感觉像是要烧到让皮肤和那只戒指粘在一起的程度。

 

接着,他被抱住了。

 

他的头被费朗西斯用手压在他的胸膛,背后是用报纸包着的玫瑰,花瓣上的露水渗到他的衣服上,形成一点一点的深色水渍。还有来自围观人群的鼓掌和时不时的唏嘘口哨。但这些亚瑟已经不在乎了,身边环绕的来自费朗西斯的味道让他不久前还砰砰直跳的心安定下来,他想起男人曾说过自己是罢工魔法少女,也许是真的有魔力也说不定。

 

于是他抬起头,在费朗西斯的嘴唇上亲啄了一下,他的面前是团火,他却主动扑进了那团火中,像飞蛾那样。男人的舌撬开他的牙关,伸进口腔,他回应着。费朗西斯吻的更狠,直到亚瑟快喘不过气来。

 

亚瑟因憋气而微红的脸带着微笑,尽管还微微喘着气。费朗西斯轻笑一声,垂下头,把额抵上他的。

 

然后,预示着圣诞节的烟花升上纽/约的夜空。

 

 

 

 

End

 



 

 

写到后面简直少女心泛滥/////▽/////

我也要被哥哥求婚啊所以眉毛毛你在傲娇个什么劲(。

 

 

 

 








 

男人的舌撬开他的牙关,伸进口腔,他回应着。费朗西斯吻的更狠,直到亚瑟快喘不过气来。

然后,亚瑟一把抢过费朗西斯手中的花砸到他头上:“把你的爪子拿开!想来野的吗你!”然后转身离去,只留下落寞的孤寡老人费朗西斯。

 

 

 

Ture End

 

 

 

#关爱孤寡老费人人有责#


评论(5)
热度(7)

© 竹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