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因】倒在地上的不一定都是碰瓷的

*做英语报新世纪那篇填词的脑洞

*虽然我考试还没考我还是发上来了(求人品(x

*保证傻白甜

*年下注意(x

*原文里并没有表白只是感谢而已

*第一篇正式的奈因文(打字的时候手都在抖(虽然在纸上写过一遍稿

*打个广告:霜栀老师的那篇是业渚有兴趣可以看看(她那篇更还原原文

可以接受那么请下拉






斯雷因帮老师处理完事物再回到教室那书包时已经很晚了。橘色的夕阳透过玻璃窗射进空无一人的教室。几扇窗因值日生的疏忽没有关上,初秋傍晚已带着些许凉意的风透过窗缝,似孩童的恶作剧般撩起米色的帘,吹散少年额前的浅金色碎发。少年并不在意头发吹进眼里造成的微微瘙痒,关窗的同时抬手理了理碎发,随后便拿起包转身走出教室。

道路上铺满了干枯发黄的落叶,晚风吹得他有点冷。斯雷因紧了紧身上的毛衣外套,加快了脚步。

在家门口不远的拐角,他遇见了那个将纠缠他一辈子的少年。

然而当时的斯雷因没有多想,秉着助人为乐的态度,他快步上前询问那个半跪在道路墙角的黑发少年。

“你还好吧?”

 

接着他便看见地上的少年抬起头来的瞬间,那暗红色的眼中有一丝奇异的光彩,不过很快便暗了下去。他又重新低下头,继续手上的工作。斯雷因这才发觉地上散落的一本本书籍。还未等他说出要帮忙的话,黑发的少年突然开口道:“谢谢,我没事,斯雷因前辈。”

 

啊是吗,那就好……不对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新芦原初中学生会长,斯雷因·特洛耶特前辈。我是界冢伊奈帆,二年级生。”像是猜透了斯雷因的想法,伊奈帆说着,顺便做了个自我介绍。话音落,伊奈帆已经收拾完了书籍。他站起来,并不急着走,而是看着斯雷因,仿佛要将他盯出一个窟窿来。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

 

“已经很晚了,前辈。”听到伊奈帆这句话,斯雷因才回过神:“啊啊,那个…不介意的话,先去我家坐一会儿吧,就在前面,很近的。”“会麻烦吗?”“没事没事,叔叔阿姨都出差了还没回来。现在就我一个人住。”“叔叔阿姨?”“我啊,没见过我母亲,父亲也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现在和叔叔阿姨住在一起。”“对不起…..”“不用道歉的啦,”斯雷因侧过头对走在他身边的伊奈帆笑了笑,“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而且叔叔阿姨也对我很好,所以没关系的。”

 

说话间,两人就来到了斯雷因的家门口。斯雷因打开门,让伊奈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自己放下包便去到厨房给他倒水。待他把水杯放上桌,伊奈帆开口了:“斯雷因前辈的成绩一定很好吧。”“诶,还好吧。为什么这么问?”斯雷因坐到他对面,水绿色的眸子带着些许疑惑看向伊奈帆。“是这样的话,可以请前辈帮我补课吗?我对学习不太上手。”“诶…好的”

 

那之后,斯雷因便经常能在学校看见伊奈帆。有时是抱着一推文件看不清路而撞到的,或者是和班里同学交谈时冒出的一声“斯雷因前辈”,还有放学后的补习。斯雷因一开始还是认真负责的,越到后面他越觉得不对。

 

我ri你妈你T//M真的是学习不好吗!以及你为什么天天带着个亮橘色的包!

 

升上高中后,斯雷因正庆幸总算能脱离那个该死的学霸。但好日子不长,在二年级再一次成功竞选到学生会长,整理下学期的一年级生资料时,他看见了伊奈帆的名字和姓名旁边照片中一脸面瘫的伊奈帆脖子上亮橘色的校服领带。

 

我跟你是有仇吗,橘子混蛋…

 

高中生活很快就过去了,在斯雷因因筹备他们那一届的毕业典礼而忙得不可开交时,现任副学生会长的伊奈帆把斯雷因叫到礼堂后的花园。他暗红色的眼瞳直直的盯着斯雷因,就像那个傍晚一样。因为身高(伊奈帆这几年突然长高了不少)和光线的关系斯雷因只感到背后发毛。

 

伊奈帆首先打破了沉默:“其实我当初不是为了想让你帮我补课才找的你。”

 

这我当然知道啊混蛋。斯雷因刚想谴责一下某个不要脸的,就被他口中不要脸的那个人的下一句话吓傻在原地。

 

他说:“我喜欢你,斯雷因。从我在新生欢迎会上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你了。”






End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8)
热度(29)

© 竹雪。 | Powered by LOFTER